陆景天同意了,陆景宝与释迦心里不乐意,也只能同意。

陆景宝也想看看,上官羽是不是真的愿意以死谢罪。

陆景天让释迦把上官羽带进去,先关起来,从暗夜岛把孩子带过来,需要时间。

上官羽一副完全任由陆景天处置的态度,只要他能见女儿就行。

上官羽被关在房间里,陆景天站在门口,面无表情地问:“还有什么遗言?”

“暗夜岛被袭一事,我希望不要牵连上官一族其他人,地图被泄露,是上官策与陈友书干的,这事我已经找陆老大解释过了,如今上官策严重烧伤,也算是废了,我希望也留他一命。”

“好。”陆景天也答应了,随后对旁边的陆景宝说:“准备毒药,等孩子一到,他们父女见了面,就让他把药喝了,以死谢罪,以慰86位亡灵。”

陆景宝有点看不透陆景天的用意,还来真的啊?

上官羽要是死了,月九不得哭死啊?

陆景宝刀子嘴豆腐心,他还是为月九多考虑了一层。

丢下这话,陆景天回了房间,房门上锁,并有人看守着。

小月牙躲在暗处看着,听到上官羽要以死谢罪,也特别着急,她不知道该找谁来救上官羽,她只知道,不想要上官羽死。

夜深了,小月牙也出不去,只能等天亮了。

这一夜,上官羽心里非常踏实,没有对死亡的恐惧,似有一种解脱。

他的死,能换两家和平,能让月九开心起来,无憾了。

晨光拂晓。

霍一诺带着小开心,在天刚亮的时候赶到了东部。

小开心似乎感应到了什么,一进暗夜分部就哇哇大哭起来。

被关在房间里的上官羽,在浅睡中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,一下子就醒过来了,他坐了起来,立马看向外面。

婴儿啼哭声越来越近,上官羽也心痒痒的,十分紧张,期待。

霍一诺抱着小开心来到上官羽关押的地方,让人将门打开,上官羽一个箭步就跑到了门口,看着霍一诺怀里的婴儿,激动的语无伦次:“女、女儿,这是我女儿?”

“是。”陆景宝从旁边走出来,用十分不待见上官羽的语气,说:“她叫小开心,名字我取的,姓月,给你半个小时,看完就把这毒药吃了。”

陆景宝将一瓶药放在窗台上,转身就走了。

上官羽激动的伸手去抱女儿,霍一诺说:“小心点。”

上官羽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婴儿,刚刚还啼哭的婴儿,一到他怀里,立马就不哭了。

看着小开心的模样,上官羽心里暖暖的,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,高兴得像隔壁二傻子。

“我女儿,这是我和月儿的孩子,我当爸爸了。”上官羽欣喜不已,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开心,逗她:“小开心,我是爸爸。”

还没满月的宝宝,体重都还没八斤,抱在手里,都没有什么重量。

小手小脚,小鼻子小嘴巴,都让上官羽爱不释手。

小开心的眼珠子乱转,小手乱挥,十分可爱。

霍一诺说:“珍惜最后半个小时吧。”

最后半小时……

上官羽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。

大家都走了,给他留了与女儿独处的空间。

上官羽一直不舍得放下,就这么一直抱着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似有说不完的话要交代。

小开心吐着小舌头,上官羽高兴的伸出一根手指逗她,小开心伸手去抓手指,竟然开心地笑了。

这可把上官羽逗乐了,高兴地亲了小开心的脸。

与此同时。

上官家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